欢迎您来到达州高级经技学校!
就业信息您所在位置:主页 > 就业信息 >

新冠肺炎疫情对就业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更新时间:2022-04-18 20:14点击次数:

  就业需求是经济增长的派生需求。普通来说,经济增长率与新增就业正相关、与失业率负相关。宏观上要坚持一定的就业增长,必需坚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这就是我们在设定经济增长预期目的时,把稳就业作为重要考量的根本逻辑。政策上讲“坚持经济运转在合理区间”,这个区间的上限主要是与通胀相联络,下限则主要是与就业相联络。从今年的状况看,设定5.5%左右的国内消费总值增长预期目的,一个尤为重要的思索就是要完成1100万人以上的城镇新增就业和5.5%以内的城镇调查失业率。


  


  不过,经济与就业的关系正在发作一些变化。比方,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都对经济增长和就业形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但要看到的是,前者招致失业率上升的幅度要比后者更甚。在两种背景下,从经济下行传导到失业的机制有所不同。其中有两点需求我们注重。


  


  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主体的影响不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直接摧毁了市场主体,继而消灭了就业岗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企业的破产倒闭对就业形成直接的、猛烈的、耐久的负面影响。世纪疫情固然在一定时期内招致停工停产、经济停滞以至是衰退,但对市场主体的直接效应并没有国际金融危机那么激烈。这样,在经济下行与就业减少、失业率上升之间,呈现了一个难得的缓冲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需市场主体还在,就业岗位就在。因而,保市场主体的政策实践上也是保就业的政策,由于市场主体构成就业的根底。这就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上亿市场主体承载着数亿人就业创业”的缘由。


  


  另一方面,新就业形态为促进就业作出了重要奉献。在国际劳工组织引荐、我国也采用的规范下,就业人员是指为了获得收入、在调查周内工作1小时及以上的人员,以及由于休假等缘由在职未上班的人员。新就业形态发明了大量的“短工”“零工”时机,同时为劳动者在工作与休假两个状态之间灵敏切换提供了条件。挪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快速开展并在经济理论中普遍应用,数字根底设备和智能终端快速提高,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网红经济等新业态开展壮大,催生了一系列时间自在、地点灵敏、收入面子的新型就业岗位。快递员、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灵敏就业人员在我国曾经到达2亿人左右,在线工作、远程办公、居家办公正在变得更为日常。新就业形态在发明越来越多就业岗位的同时,关于构造性失业、摩擦性失业、周期性失业也发挥着不同水平的对冲效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请求“健全灵敏就业劳动用工和社会保证政策”,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部署“增强灵敏就业效劳”,都是因势利导发挥新就业形态积极作用的重要部署。


  


  在新形势下,就业优先政策的逻辑也在变化。总的方向是增加“弹性”。鉴于经济与就业在增量关联上的变化,在确保下限的前提下,不宜再运用“大水漫灌”的强刺激来硬生生地拉动经济增长,而是应当不折不扣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肉体,在推进高质量开展中强化就业优先导向,特别是要“进步经济增长的就业带动力”。也就是增加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让1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可以带来更多的就业增长。


  


  在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时,就业优先政策必需要前移关口。思索到保市场主体关于保就业的根底性作用,就业政策的着力点正在从失业这个“下游”和“末梢”,向市场主体这个“中上游”和“中枢”延伸。也就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的,要“注重经过稳市场主体来稳就业”。无论是施行新的组合式税费支持政策,还是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有效支持,以及推进降低企业消费运营本钱,这些既是保市场主体的政策,实践上也是保就业的政策。只需可以保住市场主体,就能够为稳就业博得缓冲的时机。


  


  为顺应新就业形态的新请求,就业优先政策还必需精准效劳。新就业形态是丰厚的,并且是动态变化、不时迭代的。兼职工作、共享工作、弹性工作、集中工作、阶段工作、远程工作、非规范工作等丰厚的就业方式,所需的就业效劳各有不同。不同就业形态在劳动消费率和面子水平、创新性和发明力上不尽相同,需求有针对性的政策支持。关于新就业形态下很多具备较高消费率的岗位,稳就业不能局限于原先的兜底式帮扶、救济性政策,而要愈加注重个性化需求的满足和人力资本的可持续提升。即使是下岗失业人员等传统就业工作扶持的重点群体,关于不同就业形态的承受度和顺应性也有不小的差别,精准施策显然是必然的请求。


  


  总之,稳就业的举措一定要依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请求落实落细,既要着力增加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又要前移关口将保市场主体作为根底,更要精准效劳以顺应新就业形态请求,从而在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中发挥出“定盘星”“压舱石”的作用。